客服电话:15056921056 客服微信:15056921056
潘玉良
备案作品:193幅关注:112069
http://artist.pyl.zhuokearts.com
扫描进入艺术家微官网
简介

潘玉良(1889—1977年),中国著名女画家、雕塑家。潘玉良原姓张,江苏镇江人,生于扬州。8岁时成了孤儿,在舅舅家生活6年后被卖到芜湖的怡春院。17岁时,海关监督潘赞化偶遇张玉良,为她的身世和才情所感动,收了她做偏房,并改姓为潘。在潘赞化的帮助下,潘玉良考进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21年考得官费赴法留学,先后进了里昂中法大学和国立美专,与徐悲鸿同学,1923年又进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在此期间,潘玉良的作品陈列于罗马美术展览会,曾获意大利政府美术奖金。1929年,潘玉良归国后,曾任上海美专及上海艺大西洋画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国艺术会会长,多次参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国画展。曾为张大千雕塑头像,又作王济远像等。潘女士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1977年,潘玉良逝世于巴黎。1985年,遗作和遗物运回安徽博物馆收藏。

足迹
更多

收录作品

款识:玉良1945。作者简介:<br>潘玉良(1895~1977),中国著名女画家、雕塑家。1921年考得官费赴法留学,先后进了里昂中法大学和国立美专,与徐悲鸿同学,1923年又进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潘玉良的作品陈列于罗马美术展览会,曾获意大利政府美术奖金。1929年,潘玉良归国后,曾任上海美专及上海艺大西洋画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国艺术会会长,多次参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国画展。曾为张大千雕塑头像,又作王济远像等。潘女士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br>赏析文字:<br>这是一幅颇具美学价值的性格肖像画,画家潘玉良以精湛的技艺表现出对象的精神气质。画中的无名女郎高傲而又自尊,她穿戴着上流社会豪华的服饰,在肖像画上创造了一种新的表现风格,即用主题性的情节来描绘肖像,展示出一个刚毅、果断、满怀思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知识女性形象。
潘玉良 贵妇人
款识:玉良66(右上)出处<br>现藏家家属直接购自艺术家本人<br>美国BELFIELD基金会收藏<br>拍品序文<br>美国重要私人收藏<br>拍品说明<br>六O年代,潘玉良与美国交流频繁,首先1963年在纽约华美协进社举办个展,随后巡展至旧金山;1967年又与张大千和王济远一同在美国举办《近代中国笔墨》(ModernChineseBrushworkattheWustumMuseumofFineArts)群展。潘玉良1918年入学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即师从王济远,与张大千更为艺坛知己,大千称之「玉良大姊」。王济远1941年开始定居美国,创立华美画学院,现藏者Belfield基金会的家族成员,当时在此学院教书,并与张大千同为学校董事会成员,在此期间以非凡眼界收藏多幅来自张大千、潘玉良、王济远的佳作,佳士得香港曾在2012年拍卖过多幅来自此北美重要收藏的王济远画作。本季春拍,于佳士得香港成立三十周年之际,Belfield基金会决定拿出这幅弥足珍贵的《黄菊瓶花》(Lot23)。<br>纵目观之,潘玉良的彩墨黄菊与凡高笔下的菊花及向日葵相比(图1),二者同样放纵不羁充满表现力,潘氏笔下的菊花张弛有度,而偏内敛含蓄,凡高的则是热情张狂。潘氏作品与莫兰迪的瓶花相比,同样使用极简笔触及淡雅色调,并特别关注物像的几何形式及彼此之间的陈列关系。莫兰迪早期所作的瓶花受「形而上」学画派影响,作品「表面上十分宁静,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宁静中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与潘玉良如文人墨客般借物叙述的方式相似,所创作的瓶花皆凸显的一种不骄不败,清冽高昂的气质(图2)。<br>菊花是潘玉良挚爱的花卉,也是她艺术生涯中如影随形的璀璨一笔。在潘玉良数十年的创作岁月中,裸女、肖像、静物、风景都是她涉猎且擅长的题材,而菊花始终都是她反复描绘的元素,这不仅是她静物画中的常客主角,也是她自画像中的重要配角(图3,4)。菊花乃花中四君子之一,彩墨作品《黄菊瓶花》绘于1966年,潘玉良作画时已时年71岁。这位杰出的中国近现代女性艺术家,在1937年第二次赴法后,直至1977年去世,便再也未能回到祖国故土。这幅画作是她居于法国接近第三十载的作品,从题材到作画媒材,都无一不反映着潘玉良对故土深厚的情思,更体现出这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现代画家晚年成熟的风格及其对线条与色彩的纯熟把握。<br>潘玉良赴欧洲留学后受古典主义学院派教育的熏陶,而其自身的东方气韵使她在创作的成熟阶段有了更为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这种风格尤体现于她自50年代起所创作的静物画中。《黄菊瓶花》一作描绘了花瓶中绽放的娇嫩温良的黄菊,桌上铺设着繁花式样的桌布,还有一迭线装书,依稀可辨是唐诗集,另有瓷质的茶碗和茶杯。菊花后方的背景是刻意留白,陈设与手法都极具东方的韵味,不仅体现出艺术家对自身民族特质的表达,而在表现物体的多样性时,潘玉良在中国现代艺术中首次引入了摄影中强调物体视觉焦点的这一概念(图5),来呈现二维平面中的景深。艺术家将前景中的花瓶与花叶作为重点,以细腻凝重的笔触描绘后方的书本和枝叶则模糊处理,避免了喧宾夺主。这种创新的手法近似于摄影中的聚焦与柔焦,为色彩含蓄清淡的画面制造出清晰的空间感,更是精妙地将中与西、古与今、传统与现代完整结合起来。<br>西方绘画具有丰富的色彩,学院理论严格利用色彩的冷暖明暗来制造空间感,而潘玉良的作品用色明显不拘泥于这些规则,巧用如水墨画般的技法,以色彩浓淡的变化来响应对西方色彩技法的表达。《黄菊瓶花》画面中的色彩明亮亦和煦,可见艺术家着重探讨色彩的和谐搭配,以此探索画面呈现的情感。此外,画中的菊花、花瓶、桌布和茶碗皆是由相似的色阶及繁复的元素组成,但潘玉良以卓越的色彩感将他们分割、融合,使本该繁杂的画面成为和谐统一的整体,这便是她受到西方野兽派色彩理论的启迪,再加以提炼后的艺术语汇(图6)。而与马蒂斯注重色彩表现而忽略三维体感的思路不同,潘玉良启用线条来表现物体的重量与体感。在古典西方技巧中,线条在绘画中几乎是被隐去的元素,而潘玉良巧妙运用水墨中线条良好的延展性和曲折性的特质,不仅赋予作品东方文人画的底蕴,更以线条作为她表现物品体量感的工具。因为墨色浑厚凝重的自然特点,勾线后的物体自然产生了深沉的量感,中国传统水墨中讲究墨分五色,潘玉良再运用焦、浓、重、淡、清的变化,使得画面中物体的远近层次在线条的表达中错落有致(图7)。艺术家以小笔勾勒出了花瓣、叶脉的纹路、花瓶的图样,线条俊逸优雅,手法亦有清代恽寿平工笔划的古典神韵(图8)。此外,潘玉良对中西结合的创新还体现在她在彩墨画中引入了光感这一概念。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对光线的描绘这点是空缺的。潘玉良在上色过程中,通过使用淡色晕染边缘处,以及巧妙地运用留白法,使得所绘物体笼罩在柔和的光线之中,这是她以东方媒材还原西方古典主义特点的一次先进尝试。<br>潘玉良早年与丈夫潘赞化寓居于沪时就曾在家中以栽种菊花为趣(图9),因而在这幅承载着与亲人、故土已分别三十余年的情感作品中,艺术家缱绻的情思怀念流淌在画面中,仿佛赋予了静物长久的生命。潘氏晚年一度穷困潦倒,其时她在法国画坛已极有声誉,拮据皆因不愿出售自己的作品。可知这些看似清雅寡淡的静物画,对于潘玉良而言皆是她浓烈的乡愁和情思。潘玉良的作品多数都在她逝世后运回国内藏于各大美术馆,一片丹心酿得一卷丹青,终于得以与亲人与故土团聚。<br>潘玉良在中西艺术中去芜存菁,她提炼出油画与国画各自对色彩和线条的理论精髓,而造就出其独特的彩墨画,并巧妙利用二者之间的平衡,塑造出充满灵性与深厚感情的个人风格。她在彩墨画中对线条和色彩的先进尝试,对中国现代绘画有着不可忽略的丰富贡献。一如巴黎东方美术馆馆长叶赛夫曾道「潘氏的作品融合中西画之长,又赋予自己的个性色彩,以生动的线条来形容实体的柔和与自在,」这无疑是对潘玉良这位具划时代意义的20世纪艺术家最佳的诠释。因此,潘玉良在作品《黄菊瓶花》中所展现其结合中西所长之色彩运用法以填补彩墨画中对光描绘的空白、在彩墨作品中试验摄影中强调的聚焦概念、以及萃取自国画精髓的线条表达,皆彰显这是融汇东西方之艺术精髓的典范之作。
潘玉良 1966年作 黄菊瓶花 水墨 设色 纸本
款识:玉良(右上)<br>钤印:玉良出处<br>法国私人收藏艺术家赠予其医生<br>医生之子继承此作品<br>法国私人收藏<br>拍品说明<br>绘人<br>人像画与人同样耐人寻味。人物是经典的艺术题材,在人类的艺术文化历史上从未终止。人像画包括描绘人类的外在身体、活动,也覆盖了内在的思想、感官、情感、幻想,可谓是包罗万象。敏感的艺术家以高度的洞察力,独特的个人分析,演绎人类的千姿百态。艺术家描绘了人类的生存的状态,以至其灵魂的轨迹。<br>「我希望别人从我的画作中看到人类存留的痕迹,就像是蜗牛爬行时留下的黏液,暴露了牠的踪迹。」—弗朗西斯.培根<br>人像画中的民族时代感中国二十世纪中叶现代艺术的本土发展中,人像画是划时代的标记。1942年,毛泽东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人类的社会生活是文学艺术的唯一泉源」,强调艺术家必须深入工厂、农村和部队去了解工农兵的生活再创作。因此政治正确的「红、光、亮」劳动人民,或是亲人民的政治代表等社会写实主义绘画便成了三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的时代记号。虽然中国早期油画家方君璧(18981986)描绘的人像并非具政治意识,可是画中主角如《汪文彬肖像》(拍品编号405)也反映了民国时期的画面。到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初期,艺术家们如艾轩、陈丹青、罗中立等得到艺术上更大的自由,把从未入画的生活景象呈现,创作一系列以描绘人民真实的生活与情感体验的人像题材创作。八十年代末,肖像画以讽刺的形式反映中国的意识形态。可见,肖像画甚至成为了解人类在某一个年代生活的历史文献。<br>文革结束,艾轩(生于1947年)在友人的鼓励下,独自跑到四川美院一个月,结果成为他艺术创作的转折点。在四川美院,艾轩不需要像平日在军中遵从指令画画。他每天都跟四川美院师生们喝啤酒,躺在空旷的马路中间看月亮、聊天、跳舞,这样度过了一个月。这种自在的体会让艾轩把压抑多年的内在感受释放,从此真正属于艾轩的感受就跟着他的笔触,毫不保留地表现出来了。<br>艾轩八十年代的人物画,藏族小孩和青年都离观众很远,我们大多能从他们的侧面或背面中揣测。到了九十年代,艾轩拉近了画中人物跟观众的距离,深刻描绘人的脸部表情,呈现人的内在情感。1995年的《西藏女孩》(拍品编号404)中,身穿传统西藏棉袄的女孩倚在窗边沉思,她将近占据了整个画面,面部表情清晰可见。眼神是艾轩表达情感的手段,在细腻的笔触下,女孩向天仰望的眼神,令观者由衷地产生了一种同理心,思考这女孩究竟在想什么?艾轩成功地把观众带进画中,从本身的自我跳进另一个个体身上,感受那种寂寥、虚无、纯朴、神秘的心情。艾轩熟练的写实技巧同样表现在塑造室内气氛,艺术家别有用心为房子留下一扇窗户,穿过窗户就是茫茫的雪地。高原上稀薄、寒冷的空气一接触到玻璃,屋内与屋外的温差,使雪霜、水点沾满在玻璃上。细致的光线捕捉呈现在窗边铜器的反射,组织成如诗的境界。<br>而日本明治末期,在画坛诞生了一位描写市井生活和民众喜怒哀乐的「民众画家」竹久梦二(18841934),其「美人画」见证了女权在明治维新成功后备受提倡关注。韩国传统水墨画家金基昶(19142001)的创作描绘韩国人民生活和精神,如《静听》(拍品编号413)。<br>人的内心世界美藉华裔艺术家朱沅芷(19051963)以脱离现实与理智的梦境、幻觉等作为艺术创作的源泉,他放弃以理性有序经验记忆为基础的实际形象,《扶手椅上的半身裸女》(拍品编号411),尝试将现实观念与本能、潜意识与梦的经验相结合,呈现出他深层心理中的理想世界。<br>人体的美感人体独特的曲线和量感是许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潘玉良(18951977)(拍品编号564)、滑田友(19011986)(拍品编号565)、常玉(19011966)(拍品编号563)、丁雄泉(19292010)(拍品编号373376)从不同的角度演绎人体的美感,或水墨线描、或色彩鲜艳的半具像创作,呈现形态各异的人像画。<br>人类行为的探究艺术家以人物题材进行批判性的创作,如日本艺术家寺冈政美(生于1936年)的《恐龙湾系列/快速观光(拍品编号412)以人物绘画促使人们反思有关人类行为的世界议题。
潘玉良 卧姿裸女 水墨 纸本
镜框
潘玉良 油画人物
更多

艺术动态

更多

相册

更多

视频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